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 > 市场 >

侠客岛:这次 要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禁令叫好

来源:荆门信息港 编辑:荆门信息港 时间:2019-01-23 15:13:50
导读: 原标题:[解局]这次,要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禁令叫好!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对于过去评名牌、评著名商标的政府行为,2019年将

  原标题:[解局]这次,要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禁令叫好!

  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对于过去评名牌、评著名商标的政府行为,2019年将一律取消。”视频一出,即冲上微博热搜。

  此番乱象被揭开,风靡多年的“著名商标”终将告别历史舞台,引得一片叫好,说明了啥?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茅

  异化

  相比著名商标,许多人可能对驰名商标更加熟悉。

  1991年,首批“中国驰名商标”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彼时不少品牌的名头如今依旧如雷贯耳:茅台、五粮液、中华烟……那时,这些经过严格选拔、官方认证的商品确实能够帮助消费者建立起对品牌和质量的认知,同时为广大没有入选的品牌竖立了榜样。

  而那时设立驰名商标制度的唯一目的,很简单,就是对具有很高知名度的商标予以更高水平的保护。换句话说,就是商标审查机关或法院在进行相关案件处理的时候,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一方会受到更高水平的法律保护。仅此而已。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以政府公信力为品牌做担保的行为,逐渐显露出了弊端,慢慢地被“异化”为商家进行市场宣传的工具,和某些地方政府的政绩项目。

  有多夸张?

  据北京市著名知识产权保护律师孙玉华介绍,在“驰名商标”刚开始评选的时候,有些地方政府公然把驰名商标当成一种政绩上报,并对于获得驰名商标保护的企业给予重奖,有的奖励高达500多万人民币。这使得一些企业挖空心思想获得驰名商标保护,从而去违规操作。比如,做一些虚假诉讼,让一些偏远地方的中级法院为他们做驰名商标保护,由此滋生贪腐,还有法官因此锒铛入狱。更有甚者,企业会先“投入”几百万获得驰名商标,转身再回地方拿到奖励和补贴,两头一抹,相当于白赚。

  后来,国家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严格控制驰名商标的认定,并在《商标法》中明确规定:生产、经营者不得将驰名商标字样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上,或者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

  国家对驰名商标的约束,确实对净化市场起到一定程度的作用,但遗憾的是,还是未能完全的约束。为什么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驰名商标不能搞,我搞一搞“著名商标”行不行啊?

  就这样,驰名商标换了一个面目,在各地接连上演,令人眼花缭乱。

侠客岛:这次 要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禁令叫好

侠客岛:这次 要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禁令叫好

一些企业身兼数十个商标认证,但其中多为虚假机构颁发,令人眼花缭乱(图源网络)

一些企业身兼数十个商标认证,但其中多为虚假机构颁发,令人眼花缭乱(图源网络)

  乱象

  其实,和驰名商标在法律上有很清晰的制度和概念相比,著名商标甚至不是法律概念。

  在过去的20多年时间中,著名商标的认定工作一直都是由地方省份自行开展的,其目的旨在筛选出本省具有影响力的商标进行表彰,并赋予特殊保护。

  简单的说,著名商标就是地方上的“局部驰名商标”,其设置和运行都是对驰名商标制度的模仿。

  自然,驰名商标异化带来的后果,在著名商标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岛叔搜了一下数据,截至2018年,由地方政府认定的著名商标大约有1万件以上。与之同时出现的,是无数的评选过程中出现问题的报道。

  比如,有些企业为了评选成功,和相关官员进行钱权交易、权力寻租。据媒体报道,在评选驰名商标、著名商标时,原广东省中山市工商局商标广告管理科长郑嘉宁,收受多家知名企业贿赂款,被判有期徒刑5年。涉案企业包括“曼秀雷敦”、“好太太”等知名品牌。

  比如评选单位评选条件随意,来了就能上。广东当地的商标代理机构工作人员曾告诉澎湃新闻,衡量一家企业能否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主要取决于两个指标:首先是年纳税额是否达到300万,其次是否在中央电视台投放过广告。只要满足这两点,就“基本都能过”。

  再比如监管不健全,没有相应的“退出机制”。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问题电缆事件”大家还记得吧?涉事企业奥凯电缆公司就曾被陕西省评为著名商标。疑惑的是,岛叔大概搜了一下,这个企业曾多次因质量问题被处罚,却依然可以稳拿著名商标不倒。而且,其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时长也并不符合规定的著名商标认定要求。这样的企业为何会评选成功呢?

侠客岛:这次 要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禁令叫好

  甚至,个别地方还盛行保护主义,为一些具有强烈争议的企业“官方背书”。去年爆出的“鸿茅药酒”事件,其所属企业内蒙古鸿茅国药早在2012年就因虚假违法广告被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认定为5家“严重失信等级”广告发布企业之一,被列入“广告发布行为黑名单”。但是去年,舆论漩涡中的鸿茅药酒还依旧登上了内蒙古优秀企业表彰名单,虽然最终被拿掉,但这件事足以让人费解。

  各种乱象,不一而足。

  但令人最为震惊的,还有一些被爆出来存在严重问题、甚至有人因此丧命的企业,身上也或多或少背着那么一俩个由相关部门颁发的“著名品牌”的标签。

  往远了看,国家监管总局局长张茅为我们举了一个三聚氰胺的例子;往近了看,最近一段时间天天上头条的天津权健,大家应该也没有忘记。这样违法犯纪的企业,还获得了政府颁发的“著名品牌”荣誉,这对于政府公信力的重创,可谓巨大。

  这样一来,后果就是张茅局长所言:“政府给企业背书,然后企业一旦出现问题,不负主体责任,政府来负责任。”

权健创始人束昱辉

权健创始人束昱辉

  猫腻

  相关部门没有意识到问题吗?不是的。

Copyright © jminfo.net 荆门信息港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ICP证010002-19 备案号:渝ICP备0500130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