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手机 >

马云为什么要求必须公开这个视频?

来源:荆门信息港 编辑:荆门信息港 时间:2019-02-09 01:27:30
导读: 马云为什么要求必须公开这个视频? -科技频道-和讯网

  前两天,一条几十秒的视频又让马云成为了人们的谈资。

  视频中马云说:“我以前说过,对钱没兴趣,网上经常笑话我,我对钱真没兴趣,但是我对花钱还是有兴趣的。”

  如果你不了解马云说这话的语境,很容易认为他又在装X了。

  其实这是马云在1月14日马云公益基金会第二届七次理事会上说的一句话,虎嗅作为媒体观察员列席围观了整个会议过程。

  会议分为马云公益基金会2018年工作报告、2019年预算报告、一次动议和各位理事发言,理事包括马云、蔡崇信、邵晓锋、王帅、李连杰、汪涵等9人。

  马云公益基金会不仅有乡村教师项目,还是其它项目如非洲项目、澳洲项目、约旦项目、桃花源项目等,但马云给当天的理事会定了调子:只讨论乡村教师项目,其它项目另开会讨论。整个会议历时近两个半小时。

  关于这次会议,马云在午餐会上说会对外直播,但当时这个直播没有做任何预热,他们担心直播的话也没多少人看,最终选择了一个折衷的办法,先录播下来,然后上传到网上供全民监督,马云要求这个视频必须公开出来。

  马云说整个会议过程必须公开、透明,“这个世界上是有商业秘密的,但是做公益不应该有秘密,公益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公开的。”

  马云认为慈善是需要保密的,他在理事会上首次透露了他和他太太15年前做过的一个慈善,给一个中学捐了30万元,他保密了15年都没有说,结果在前一天被那个学校的校长说了出来。

  “我觉得我们做慈善不是跟人家比多出多少钱,做慈善是表达心意,做慈善、做公益,最大的是完善自己,未必是完善别人。”马云说。

  最终马云公益基金会剪出来了一个2小时14分钟的视频,几乎没有进行删节,这一点难能可贵,尤其值得某主管引进外国电影的部门学习。

  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在工作报告中表示,马云公益基金会2018年在乡村教育上的投入是3142万,2019年的预算是3690万。马云补充说,2019年的预算可能会调整,但只会多不会少。

  于秀红还透露,在过去的三年当中,基金会整体捐赠收入63500万,支出是31500万,“收入主要两个部分,最主要部分是马云个人捐赠,另外一部分,一点点个位数的是获得的一两万块钱小奖金,因为各种评级、评奖,政府也会有一点奖励,这是我们主要收入的其中一部分。”

  马云立马纠正于秀红:“叫公益来源,不叫收入。”

  虎嗅曾在1月14日《人民教育家马云》一文中介绍过马云公益基金会成立4年来取得的成绩——获奖乡村校长40人,获奖乡村教师401人,入选的师范生100人,寄宿制试点学校建了5所,直接或间接服务的学生达到了30万+人,影响的校长和教师8万+人,影响的学生达到100万人。

  但很难想象,这是一个18个人团队做成的事情。于秀红介绍,团队成员的平均年龄29岁。

  马云问她2018年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她说有两个,一个是人的问题,太年轻,这既是优势又是劣势,做乡村教育要求每个人有很强的专业度,特别是对于教育的理解,这不是空有一腔热情就可以去做的;再一个是跟合作方合作关系的磨合。

  阿里巴巴集团公关主席王帅插科打诨说18个人挺好,有点儿像当年的阿里巴巴十八罗汉,被马云给怼了回去。

  在人员配置方面,马云自有一套想法:“人才问题是没有办法的问题,中国整体缺乏公益人才。现在中国有善心的人很多,但是有善心,加上有能力的人不多。基金会的人不能太多,要精干,要不断把自己的人培养起来。”

  马云说,未来十年内,马云公益基金会要专注好公益人才的培训。

  马云公益基金会在2018年12月刚刚获得了5A级公益基金会的称号,并且在5A级里排名第一,这也是目前公益基金会里的最高级别。这个事儿让马云开心地像个孩子,他左提右提了好几次,美滋滋的。

  他说:“18个人干这么多项目,2018年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观察大家很勤奋、很努力,包括这次三亚活动,尤其是获得了5A级公益基金表彰,我为大家感到骄傲。”

  马云在最后的总结发言中说:“我觉得5A还远远不够,真正要打造有滋有味的公益基金会,有滋就是要有结果,有味必须要有特色。将来我们不仅要5A,我们希望50A也形容不了我们这个基金会对很多人带来的思考、快乐和意义。”

  于秀红补充道:“刚才大家看到我只放了项目执行成本,因为这是从我们基金会公益支出里面支出的,我们所有人员的工资是马总另外捐赠的,没有从基金会捐赠支出,所以我没有放在这里,因为我们标准也没有办法满足。”

  马云表示,按照中国现在公益法的规章制度,基本上没有可以活得下来的,“我们的工资是不高的,但是我们尽量能够做到满足一些基本的要求,因为我们包括开会也一样,我们希望把会务的钱能够用到公益上去、用到刀口上去,而不是用到铺张浪费上去。”

  他还跟于秀红说,要少跟其它公益机构去联系、交流,“中国很多机构染成了一大堆坏习惯,愤青、极端主义、天天忽悠,所以我觉得过去一年我们取得的其中一个进步就是,走自己的路,慢慢摸索。”

  至于传播方面,主管传播的王帅说,应该把马云基金会做的这些事以及发掘的那些感人的乡村教师的故事写成一系列书进行传播:“我觉得要比某些管理大师要好(他停顿了一下,结果现场没忍住爆笑,因为大家都知道马云已经成了机场成功学的鸡汤大师),真正好好策划一下,也有可能即使是传播、传递,也是一个畅销书。这个钱也可以赚,赚完了再花出去。”

  马云批评王帅在乡村教育这件事上不应该用“传播”这个词,而是“唤醒”,他当场甩出一句金句:“马云公益基金会不需要品牌,我们需要的品牌是乡村教师这个品牌,马云公益基金会本身不需要品牌。”

  但他鼓励马云基金会充分利用起来阿里巴巴的宣传团队,“靠十八个人,再给你后面加个零,你也干不了。所以运用好我们优酷、运用好大文娱、运用好阿里,现在整个宣传就是阿里、大文娱在支持。”马云建议。

  他给马云公益基金会提出的一个严格要求是要用创新的方式做公益,如果专注在感动、换眼泪的慈善项目上,乡村教育就会走偏。这次乡村教师获奖名单里跟往年币,出现的大学毕业生到乡村支教的年轻面孔,让马云特别兴奋,他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迹象,这也是马云公益基金会去年开始积极推动师范生计划的原因。

  2019年,马云公益基金会乡村教师项目的两个重要工作是,继续推进寄宿制学校的试点工作,在2018年5所试点学校的基础上再增加5所,马云当场拍的板,他认为不宜过多,慢慢来。

  “唤醒”是马云最常提到的一个词,他说:“公益的责任是唤醒,公益的责任是行动,公益的责任是参与,公益的责任更是你自己的完善。”

Copyright © jminfo.net 荆门信息港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渝ICP证010002-19 备案号:渝ICP备05001303
Top